主页 > 生活综合网 >《藏在地形里的日本史》:运送物资和情报的「船」,建构出日本人 >

《藏在地形里的日本史》:运送物资和情报的「船」,建构出日本人

随着大政奉还的施行及王政复古号令的发布,两百六十年间一直以绝对的权力支配着日本的德川幕府,在一瞬间瓦解了。而后出现的是以天皇为中心、全新的政治体制。日本能够以不流血的方式完成政体变更,可说是奇蹟,综观世界史也找不到像日本这幺成功的案例。改革之所以能够成功,是幕末英雄努力的成果。

当时欧美列强觊觎日本国内分裂,试图将日本纳为殖民地。将日本从上述危机中拯救出来的是坂本龙马的奔走、西乡隆盛的豪胆及胜海舟的气量等幕末英雄的事蹟。历史是以人为中心的故事(his-story)。幕末英雄担任主角的故事,是日本人心中的骄傲,以及最棒的舞台剧。幕末英雄的事蹟紧紧抓住日本人的心。幕末英雄演出的舞台上,是由一个下层结构所支撑的。若缺少这个下层结构,英雄们便无法演出华丽的戏剧。不过,人们很难清楚看见这个下层结构,即使看见了也会忽视其重要性。

共享物资的日本人   

十九世纪,维持江户这座世界上最大的百万人都市,必须倚赖相当可观的物资。全国各地的米、海鲜、木材、特产品和工艺品每天毫不间断地运往江户。住在江户的大名,从自身的领地中取得特产品,并将特产品在此兑现。各地的商人为了满足江户的口腹之慾、能量及好奇心,会将各种事物送进江户。  

江户不仅仅只是接收而已,从江户往各地启航的船只上载满了和服、装饰品、浮世绘、瓦片及工艺品。全国各地的物资都集中到江户,在江户进行加工,然后输往全国各地。江户可说是日本列岛物质交换的熔炉。在江户时代的两百六十年间,日本列岛上的人们就这样共享着同样的物资。

土地被截断的日本列岛   

日本是一座南北狭长的岛国。就算从北海道到九州,也有两千公里长。不只是狭长而已,列岛中央还纵贯了中央山脉。山脉中无数的河川流向太平洋和日本海。日本各地也被海峡和山峦河川所截断。人们在被截断的土地上耕作,能够长期保存且易于计算的稻米既是货币,也是财富。不过,在日本列岛上种植稻米却相当困难。   

毕竟稻米能够耕作的期间只有四月到九月,人们必须在这短短的半年内获得一年的财富。即使在稻米能够耕作的季节里,持续日照造成的乾旱、大雨造成的洪水侵袭,也会影响种植的情况。人们必须合力挖出水道来引水,并打造堤防来保护村庄免于水患。   

为了因应春天的农作,人们在冬天里必须準备许多事情:製作并改良农具、编织草鞋和斗笠,及準备芽苗。开始从事稻作后,人们便无法离开自己的土地。持续的日照、洪水的侵袭、遭大雪掩埋、地震震垮房屋,无论什幺状况都必须死守在土地上。

近代化以前,日本人便在日本列岛这块被截断的土地上,坚持地耕作稻米,死守着土地。不过,即使人们住在被截断的土地上,却仍然共享着「物资」。船的存在,便是实现这种状况的关键。

物资即情报   

北至北海道,南至九州,日本列岛上形成了船的交流网。图①是江户时代的主要港口及航海图。

《藏在地形里的日本史》:运送物资和情报的「船」,建构出日本人
图①近世末期水上交通图(主要线路)(。主要的港口 ━主要的航线)(引自:《日本海海运史研究》,近世末期水上交通图,福井县立图书馆、福井县乡土誌恳谈会合编,以石井谦治製作之图面为底图,竹村、后藤后製)

日本人所共享的「物资」,就是情报。「物资」可说是人类智慧的结晶,在这个「物资」上保有了各地的历史与文化。当人们获得从船运来的外国物资,便能感受到未曾谋面、製作物品的人的智慧与文化。而后,送出物资的江户也会成为情报的中心。   

虽然生活的土地被截断,日本人却一直共享着物资和情报。所谓他人,指的是没有共享情报的人。而伙伴则可说是共享情报的人。自我认同不是一个複杂的概念,其实指的就是对于共享情报的伙伴所抱有的「归属感」。在没有广播和电视的江户时代,被拆散的日本人,藉由共享物资而逐渐酝酿出属于日本的归属感。

大政奉还   

一八五三年,美国培里淮将率领黑船现身于浦贺海湾上,动荡的时代拉开了序幕。欧美列强将非洲、中东、亚洲及太平洋诸岛屿逐一纳为殖民地,逐渐布下了对付日本的包围网。欧美列强针对殖民地的支配,惯用的手法是「分割统治」(Divide and Rule)。藉由这种方式,可以撕裂土地上人们对于自身的认同感。对支配者而言,这是最没有风险和最有效率的方式。   

欧美列强也用同样的方式来对付日本。英国支援萨摩藩和长州藩的倒幕运动;法国则支持幕府以武力对抗。日本半只脚已踩在内战的边缘线上,一旦战争爆发,日本便不可避免地陷入分裂之中。但在战争似乎一触即发的前一刻,发生了一件出乎欧美列强意料之外的事件。  

一八六七年,德川幕府突然将政权交还给朝廷的「大政奉还」,紧接着朝廷发布的「王政复古大号令」。存在两个世纪以上,拥有绝对权力的德川幕府便在这一瞬间瓦解了。以天皇为中心的政治体制在同一瞬间出现。这是史无前例大规模的无血革命。但是当权力结构如此激烈地发生转变时,最后还是免不了战争。

新体制构筑于旧有权力彻底的崩溃上。特别是将战斗视为职业的武士,可说是不战难消心头之恨。一八六八年,渴求敌人鲜血的武士向江户前进。

胜海舟与西乡隆盛的会谈   

嗜血的官军向江户进逼,江户即将要成为战场。江户不仅住着一百万居民,也是日本物资、情报交流的中心。前幕臣胜海舟和担任官军参谋的西乡隆盛,因此在高轮的萨摩宅邸展开会谈。如果爆发战争,江户就会消失于战火中。就算德川幕府消失了,江户依然是日本列岛情报交流的中心。

如果江户消失,这个情报交流中心也会随着消失。若因情报交流中心消失造成情报网崩溃的话,人们就会陷入不安、猜忌与怀疑之中。日本列岛内不但会产生嫌隙,欧美列强也会趁虚而入,逐步将日本导向更大的分裂。幸而胜海舟和西乡隆盛都同意结束战争,让江户免于受到战火破坏的命运。两者都有着「江户的消失便是日本的分裂」这样的预感。

《藏在地形里的日本史》:运送物资和情报的「船」,建构出日本人
胜海舟
「船」培育出日本人的自我认同   

十九世纪后半叶,被欧美列强包围的日本,正面临了前所未有的生死存亡之秋。此时德川幕府祭出「大政奉还」,防止日本的分裂。「胜海舟.西乡隆盛会谈」则抑制了武士冲动的血脉,守住了江户这个情报交流的中心。日本避免了分裂,情报交流中心的江户也顺利保存下来。   

「大政奉还」和「胜海舟.西乡隆盛会谈」这两件阻止日本国内分裂的大事,在历史上的价值至今仍未被遗忘。不过在支撑着历史舞台这两件大事之下,酝酿出日本人认同感的下层结构却遭到忽略。正是因为有日本人的自我认同意识,「大政奉还」和「胜海舟.西乡隆盛会谈」才会成功。建构出日本人自我认同意识的下层构造,就是运送物资和情报的「船」。

注释

大政奉还:幕末时期在以长州、萨摩藩为中心的武力倒幕运动氛围下,江户幕府第十五代将军德川庆喜,接受土佐藩的建议,在向天皇提出返还政权,隔天朝廷予以接受的政治事件。

王政复古:幕府将军向天皇提出返还政权,并为朝廷接受后,以萨摩、长州藩的西乡隆盛、大久保利通、木户孝允为主的倒幕派,与朝廷激进派公卿岩仓具视联合,在刚满14岁的明治天皇亲临下,于12月9日推动「王政复古」的政变,废除了幕府将军,以及自九世纪以来即设置的摄政、关白职位,强调基于第一代神武天皇创业之始的精神,树立以天皇为中心的新政府。当天夜晚并召开小御所会议,命令德川庆喜「辞官纳地」,因此造成旧幕府军与新政府军直接军事对决的战争,开启明治维新的契机。

相关书摘 ►《藏在地形里的日本史》:蒙古入侵日本失败的原因是「烂泥」?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藏在地形里的日本史:从地理解开日本史的谜团》,远足文化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竹村公太郎
译者:刘和佳、曾新福

本书作者仔细观察地形后,发现了历史全新的面貌。这份惊讶成为他重新观察日本地形和气象的原动力。这是一份需要勇气的工作,因为以地形和气象为中心来解读历史,有时得出的结果与以往大家所熟知的历史定论有所出入。他认为,从人文社会的角度来阐述历史事件或解释人类的行为,是没有一定标準。

一个人物有许多面向,如果只聚焦于某一面,自然会忽略另一个面向。因此,人文社会领域的讨论不仅差异性大,也经常没有结论。如果从地形、气象这些支撑人类社会的下层结构来思考,可以提供我们理解历史的新角度,所产生的研究结果也比较客观。

京都为何能成为日本的首都?赖朝为何将幕府设在狭小的鎌仓?家康为何在打赢关原之战后立即返回江户?本书十八章几乎以日本历史上的首都或都市为讨论分析的场域,章名以「为何……?」作为标题,作者先提出对于日本历史事件质疑的谜题或谜团,再试图从其专业的地形、地理、气候、环境等面向来寻找答案,并配合古地图、浮世绘及现地观察调查的方法来解开谜团。

这样的撰写方式类似推理侦探小说如《名侦探柯南》的悬疑手法,先述说杀人事件,再提出凶手会是谁的疑问,最后逻辑性地找出答案。他以「地形」为主,加上地理、气候、环境、基础建设等资料来破解历史谜团,可谓手法新颖,为历史思考提供了另一扇门。

《藏在地形里的日本史》:运送物资和情报的「船」,建构出日本人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