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生活综合网 >《虚假的共犯》:资讯战的时代,我们更需要「报导小说」。 >

《虚假的共犯》:资讯战的时代,我们更需要「报导小说」。

《虚假的共犯》:资讯战的时代,我们更需要「报导小说」。

我们正活在「资讯世纪」。

网际网路成为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一,整个世界也如洪水般急剧地变化着。街上的店铺化为萤幕中的画面、现金变成数字、各行各业的娱乐都数位化──在逐渐失去生活质感的时代潮流中,大部分的人都彷彿握着两面分别为「希望」与「不安」的硬币,困惑而迷惘。

经济学家约瑟夫‧熊彼特所提倡的「创造性破坏」,意指资本主义本身可预期的新陈代谢,熊彼特记述:「(计算得失利益的)理论、态度、方式(中略)美或正义的概念、心中描绘的愿景都将导致此一结果」。

现在被称为传统媒体的报纸、电视、杂誌是「没效率之物」,又或者在网路上被嘲讽为「第四权」的象徵,影响力正日渐下降。而名为假新闻的病毒以社群网站为主战场趁隙掘起、诱发犯罪,引起诸多混乱。新闻「正确、利他」的大前提、也就是「美与正义的概念」正在动摇、往「轻率、利己」的方向倾倒。

如同各行各业的艺术、娱乐,小说也是「映照时代的镜子」。身为前新闻记者的小说家,我一直在思考能不能将这焦虑不安的心情写成故事。最后我用连作短篇的形式,传达「误报」这个主题。

本作以全五章构成,每一章都有明确的主题。「误报与虚报」、「误报与时效」、「误报与沉默」、「误报与娱乐」、「误报与权力」──每一章的开头及结尾都安排了出乎意料的冲击。因人心的恶意而冒出冷汗、因预期外的发展而心惊,在每个篇章绝妙的环环相扣下进入最终章……虽然书写的主题非常严肃,但小说毕竟还是娱乐。我下笔时追求的是超乎以往的有趣。

短篇小说的成败关键在于故事的节奏。每一章的标题都在致敬影响我短篇作品最深、对他怀着无上敬意的松本清张。希望可以让大家从中感受到我的企图。

既然已经是基础、资讯的解读能力就是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能力。在资讯爆炸的状态下,不知道该相信什幺才好,希望本作的写实性能为这样宛如迷宫的现代社会带来一些反思。

日本做为新闻大国、又是高龄化社会,虽然「纸本」消失的速度相较世界缓慢,但线上新闻学的全盛时期的脚步也确实正在接近。以记者俱乐部媒体为中心的「主流新闻」、和与之极端对比的「另类新闻」之间的区隔正在崩解,再加上能透过社群网站扩散的「自媒体」,可以预期新闻业界将面临各种龙蛇混杂的状态。我们正在等待「可信的网路新闻群」的出现,我真切感受到我们正活在这样的一个时代。

我相信印刷字的深度,小说是藉由每一位读者自行想像登场人物及风景才得以完成的。也就是说,小说可以说是由作家和读者合力创作的作品。

身为现代作家,我希望自己可以是一个总是认真面对时代、被大众所需要的写手。为此,我也期许自己能持续思考「我为什幺要写下这个故事」。

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