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生活综合网 >丹麦女孩,活出了真我,还是众人的想像? >

丹麦女孩,活出了真我,还是众人的想像?

由汤姆胡柏(TomHooper)所执导,金奖影帝艾迪瑞曼恩(EddieRedmayne)主演的电影《丹麦女孩》(TheDanishGirl),作为描写历史上第一位变性人的故事,从剪辑、摄影、音乐到演员的演技,每一幕都美得惊人。然而,真实故事的主角埃恩纳(EinarWegener),他的心境是否真能藉由电影获得发声,还是在电影里一幕幕美丽的场景与对话中悄悄被掩盖了呢?

丹麦女孩,活出了真我,还是众人的想像?

与妻子结縭长达六年的画家埃恩纳,毅然决然抛下男性身分,脱胎成为「莉莉」(LiliElbe)的契机,开始于替同样身为画家的妻子葛蕾塔(GerdaWegender)担任模特儿。电影里以埃恩纳穿上丝袜、进而在妻子怂恿下装扮成女孩「莉莉」参加舞会、意外与男同志亨里克接吻等桥段,来叙述深藏于埃恩纳内心的女性特质「甦醒」过程,尤其当埃恩纳,也就是莉莉与亨里克接吻之际,突然流了大量鼻血,原因除了情绪激动或医生所说的内分泌失调之外,「血」也令人联想到「初经」的概念,藉以隐喻埃恩纳成为女人的意识觉醒。

到了舞会隔天,埃恩纳告诉葛蕾塔“Somethingchanged.”(我不一样了),就这样揭开一连串「成为自我」的序幕。只是「这个过程」,却缺乏了人物情绪转折应有的铺陈,看到这边,还以为埃恩纳就像是中了魔法般,一夜之间变成了另一个人。即使故事特地安排了埃恩纳的儿时玩伴汉斯(Hans Axgil)出现,约略说明埃恩纳的女性特质是从小就有,但在埃恩纳所处的一百多年之前,变性手术仍然是史无前例、实验阶段的手术,面对如此具有开创性的决定,电影却对埃恩纳内心可能经历过的探索、矛盾、压抑、痛苦、挣扎乃至面对手术的奋不顾身却轻描淡写。

除了人物情绪的流动太过肤浅且牵强之外,电影中对于「身体」与「性」的讨论都以相当含蓄、保守的手法呈现,埃恩纳在镜子前正面裸身或是各种「临摹」女人体态的镜头更是唯美得不知所以然,而成为莉莉之后的她放下画笔,走进百货专柜,花费心思打扮自己,并且烧得一手好菜,好像真正的「女人」就必须如此,让人不禁困惑从埃恩纳变成莉莉,成为的究竟是真实的「自己」,还是另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「贤慧女性」;加上电影中一再出现的「丈夫」、「妻子」等关係,或是葛蕾塔与汉斯之间若有似无的故事支线也因「婚姻」的箝制而暧昧不明,让这部作品即使有意刻划不同的「爱情」,却仍然落入男女二元、道德操守的框架。

总结来说,能够看到像《丹麦女孩》这类以多元性别为题材的故事跃上大萤幕,并且受到人们的讨论与喜欢是好的,只是在观赏完之后,难免会好奇电影从编剧到製作过程中,由性少数参与、诠释的部分究竟佔有多少比例。片中美不胜收,但过于简单的叙事方式,也许也反映了主流意识对于性别有限的认知和想像,让一个活生生、有血有肉的真实故事,在美化的剧情与角色情绪扁平处理之后,最终成了一部煽情且赏心悦目,但少了些灵魂与同理的爱情片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